慢生活

歷史 | 一千年前的中國人怎麼搞環保

作者:黃亞明

發佈時間:2020-09-22 09:49:03

來源:羣眾新聞

生態保護,話題很老。宋人雖沒什麼高科技,無法做出空氣質量報告,也不能檢測水質、土壤、噪聲、電磁輻射等,但他們在資源開發、尊重自然等方面的經驗,在今天仍有借鑑意義。

宋代中前期,皇帝總體比較體恤百姓,為避免官府與民爭利,曾多次下文開放山澤,官府不得隨意插手。淳化元年二月,宋太宗在《諸處魚池任民採取詔》裏明確指出,各地江河啊湖泊啊池塘啊,以前都歸政府管理,老百姓沒份兒,讓俺老懷傷感,從今以後,祖國大地的水產,任民間漁捕。如果自家吃,白吃,不收錢。如果販賣,繳點税。

image.png

但中央一鬆口,地方就反彈。宋朝人口眾多,崇尚奢侈,既然皇帝規定任由百姓採捕,全社會立馬積極行動,於是“川藴中貧”。陸游曾感慨:俺大宋早先用有度,取有時,捕有法,沒過度開發,生態環境多好啊。如今全民行動,捕呀殺呀,導致危機重重。

沒辦法,皇帝只好下令保護動物。比如建隆二年二月,宋太祖在《禁採捕詔》裏明確詔令百姓,不準隨意張網捕捉鳥獸蟲魚,特別不能損傷鳥蛋幼獸,相關部門要睜大眼睛,每年都要下文向百姓重申並報告。大中祥符三年二月,宋真宗更是嚴格要求,每年春夏期間,正值萬物競長之時,各州府趕緊到民間收繳粘竿彈弓羅網之類“作案”工具,哪個不開眼的敢私藏不交,嚴懲不怠。

明眼人一看,其實皇帝的目的不是禁漁獵,而是要求廣大羣眾選擇合適的季節漁獵適量的成年動物,避免殺雞取卵。

宋真宗治國水平不高,卻心比天高,曾學秦皇漢武去泰山封禪。在大中祥符四年八月,這皇帝發了個奇葩詔書,要求農民在十月以後才能燒火田(在田裏焚燒野草作肥料),以避免燒死昆蟲。不過保護的是害蟲還是益蟲,天知道。

彭乘《續墨客揮犀》記載,王安石從不殺生,退休後住在南京,“每得生龜,多放池中”。詩人陳與義,不缺錢,寫過《放魚賦》,記敍採人竭澤而漁,無數鮮活的魚蝦命在頃刻,老陳萬分心疼,趕緊掏錢買下放生。

宋政府也積極推進該項工作,多次命令各郡縣設立放生池,舉行放生活動。據統計,《全宋文》中收錄放生池碑記和討論放生的文章就有20篇左右。宋代的戒殺放生思想,主要來自於當時理學之“仁”。理學家張載曾提出“民吾同胞,物吾與也”。

當然,宋人並非不知變通,比如遭遇動物威脅時,還是以人為重。陳堯佐《戮鱷魚文》裏説,他在擔任潮州通判期間,萬江硫磺村張氏子,和母親濯於江邊,為鱷魚所食。陳堯佐命人捕得這鱷魚,“誅其首而烹之”。某年發生蝗災,朱熹作《發蝗蟲赴尚書省狀》,主張立即採取措施捕殺。姚炎《捕虎紀略》記載,安徽祁門發生嚴重虎患,2000多人死傷,端平改元,傅褒為知縣,組織捕殺,捕11只虎,朝廷予以獎賞。

此外,宋時黃河等經常氾濫,淹沒莊稼,沖毀村莊。中央不僅下詔疏浚河道,還號召廣植堤岸樹,以固堤防。宋太祖建隆三年十月詔:“緣汴河州縣長吏,常以春首課民夾岸植榆柳,以固堤防。”堤上,疏植桑柘,可以系牛,牛得涼蔭而遂性,堤得牛踐而堅實,桑得肥水沃,桑多則蠶壯。這就構成了“堤樹—牛—土—桑—蠶”的小型生態系統,一舉數得。

修堤壩,植樹造林,赤膊上陣,揮汗如雨,那些宋朝官員,有點讓人感動。


來源:報刊薈萃


責任編輯:賈佳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y36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