羣眾創作

​盲音

作者:張耀武

發佈時間:2021-02-20 10:01:47

來源:羣眾新聞

圖:佚名(阿炳雕塑) 

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這話説的沒毛病,著名盲人音樂家阿炳三十五歲雙目失明,但他一生演奏和創作了近三百多首曲子,特別是《二泉映月》,情真意切,扣人心絃,充滿着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同樣在陝西乾縣大楊東村,也曾出現一個阿炳一樣的民間音樂家,他叫張爭福,兄弟五人,他排行最小,和阿炳不同的是他幼年因為天花導致雙目失明,藍天對他來説只能是永遠的回憶,以後人們就叫他“瞎子爭娃”,過去在農村一個人一旦落下殘疾,免不了受人歧視,所以大人小孩不管輩份大小都這樣叫他,我也叫過,儘管按輩份我叫他哥。貴賤高低看人的習慣,城市裏文化人多,估計情況可能好一點。

“瞎子爭娃”自從雙目失明,就和學校失去了聯繫,最終上帝還是給他打開了一扇窗,他的聽覺能力和對音樂的敏感出奇的好,所以家人就讓他跟在村口小學堂裏的教書匠嚴文治先生學習板胡,學校辦在寺院裏,我後來也在這個學堂上過學,當時叫大羊(以後改為大楊)學校,我上學時沒有教室,一、二年級都是在梧桐樹下和房檐底下,或者是在寺院的大殿裏上學。嚴文治先生可能畢業於民國師範學校,乾縣陽洪東村人,拉得一手好板胡,同時也教美術。

“瞎子爭娃”在學習板胡的同時,其他樂器也無師自通,以後慢慢接觸了打板、笛子和嗩喇,特別是板胡水平高亢、激昂、熱烈和火爆,同時不失細膩和優美,六十年代初,陝西省文藝匯演,時任陝西省省長的趙伯平親自接見了來自乾縣拉板胡的九歲娃娃張爭福。 

“瞎子爭娃”高超的藝術水平後來也引起了不少文藝單位的青睞,最終還是由於殘疾問題沒能成行。為了生計,他後來就隨着農村人家過喪事的自樂班到處東奔西走,其影響力主要限於乾縣、禮泉、武功和興平一帶。至於説“瞎子爭娃”的嗩喇,當數他演奏的《祭靈》和《雁落沙灘》,聞者瞬時滄然淚下,在靈柩下葬時,他可以同時演奏雙嗩喇,雙嗩喇模擬羣雁下飛,令人無不傷悲,我爺爺去世時,他一曲《百鳥朝鳳》吹到人的骨縫裏,痛在心裏!

“瞎子爭娃”一生孤身一人,我一直想再聽他的板胡獨奏《悔路》,只可惜聽説他在一次演奏中,由於差一演戲的配角,他一邊拉,一邊充當角色唱,結果曲終人亡,享年不到七十。 

“瞎子爭娃”到底是叫“爭娃”還是叫“睜娃”,我不得而知,一雙眼睛從來沒有睜開過,演奏一生的悲哀,自己卻從來沒有流過眼淚,終於為自己爭得一口氣,十里八里;為非物質文化爭得傳承,你續我續。

慶幸的是“瞎子爭娃”的户族裏還有一位還在繼續和傳説着他的故事——我的同學張立峯,聽説他的笛子吹倒是不錯,只待六月麥黃之時,月掛樹梢之刻,拉他去泔河岸邊,聽一曲《鷓鴣飛》。

只覺得:

眼不曾見世界,

耳卻聞得人生,

心中裝滿時間,

嗩喇一生《吶喊》。

(張耀武)

責任編輯:鄭旭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y36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