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輕衫醉卧紫荷田

作者:朱秀坤

發佈時間:2021-04-06 19:17:57

來源:西安日報

○朱秀坤 文/圖

紫雲英是令人驚豔的。橢圓形羽狀複葉間,豎起一根花莛,挑出紫紅色傘形花序,那紫色中似染了點白的,瓣上淺色處又描出一絲絲紫線,下部是嬌嫩的粉白,往上是桃紅、淺紫,越往上紫色越豔,過渡得極其自然,瑩瑩潤潤,叫人歎服。仔細看,會發現每一小瓣竟又似展翅欲飛的蝶。稍稍拉開距離,就是縮小版的亭亭玉立的蓮,難怪有個俗稱叫荷花紫草。

春雨迷濛時候,綿延着一畈畈紫雲英,花開錦繡,如鋪了華麗麗的偌大地毯,其間三五頭耕牛悠閒地啃食着鮮嫩的紫雲英,雨霧中依稀映襯了一片黃燦燦的油菜花和正拔節生長的麥苗。如此田園風情又清新又親切,真是讓人喜歡。若是晴好天氣,朵朵絢爛小紫花搖曳生姿,引得蜂飛蝶舞,彷彿空氣都在燃燒。清代有一首詩寫道:“沽得梅花三白酒,輕衫醉卧紫荷田。”想來這才是春天裏的愜意之舉。即便沒有酒,能在紫色畫卷裏聞聞花香草香,看看藍天白雲,聽春風聽燕語聽花開的聲音,聽自己有節律的心跳,也是心曠神怡的享受。

紫雲英也叫紅花草,在化肥還是稀有物品的年代,農家依賴紫雲英來肥田。晚稻收割後,將種子直接播在大田裏,初冬破土發芽,東風一吹,幾場春雨一淋,紫雲英便得了勢,呼啦呼啦使勁兒生長;開花,一開一大片,一開就是一片紫色的海洋。那花海也是孩子們的樂園,快活得在花田裏打滾、嬉鬧、放風箏,採一把花草做花帽,激動得嗷嗷亂叫,那該是世上最美的一幕吧。

等布穀鳥聲聲啼鳴時,該插秧了。莊稼漢子牽上老水牛,鋒利的犁鏵耕開脂膏般的黑土,紫雲英一個轉身,便扎進噴香的泥浪,撲向獻身的輝煌。斯時,紫雲英鮮嫩的綠汁會彌散出一種特有的芳香,田野上空似乎有一股甜蜜而憂傷的氣浪在湧動,純淨而感人,閃閃發光。很快,大片花田成水田,勤快的農婦村姑彎腰成排,一雙雙巧手在水田裏忙碌插秧,如寫下一行行綠色的詩行,“東風染盡三千頃,白鷺飛來無處停。”原先絢爛的紫色已被新綠所取代,那壓在秧苗根底的紫雲英自會吸收土地中的氮元素合成有機肥,呵護每一塊農田,為莊稼的豐收提供豐富的養料。

紫雲英還是一味藥,有祛風明目、健脾益氣、解毒止痛之功效。它還有個動感十足的別名叫“翹搖”,因它的莖葉輕柔,有搖動之狀。它也是重要的蜜源植物,花開時節,香氣瀰漫,常引得放蜂人跟蹤而至,紫雲英蜂蜜甜蜜而至。

我長大了,離開鄉村了,好些年看不到紫雲英了。前些日子在一處偏僻村落,我歇在人家的竹籬笆外,突然就看到了幾株熟悉的粉紅小花朵,擎在高高的莛上,重瓣,嬌豔,如撐開的花傘。正是我兒時記憶的紫雲英,料不到竟有人種了來當蔬菜吃。問問坐在門前的婦人,説嫩葉當然可以掐了炒菜吃,味道好着呢;等老了,正好看花,多漂亮。她這一説,我眼前似乎就有一片絢爛的紫雲飄過來,真想移植兩株,種在花盆裏,明年長出嫩葉。抬頭看一看門裏,案頭的陶罐裏竟然就插了大把的紫雲英,將一座土房子裝點得蓬蓽生輝。想是家裏有個愛美的姑娘吧。

我開始嚮往家門前也能有一片籬笆,蔬菜鮮嫩時採食,老了正好賞花,看黃的茼蒿花、白的蘿蔔花、紫的豌豆花或紫雲英,閒了悶了煩了開心了,與門前的花坐一會兒,相看兩不厭,不説話也十分美好。


責任編輯:車孟瑩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y36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