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詩意薺菜

作者:李笙清

發佈時間:2021-04-06 19:21:12

來源:西安日報

薺菜又稱地菜,是一種極普通的野菜,在鄉村原野上到處都是。它們匍匐在田野上、小路旁、河溝邊,星星點點的花蕾迎着風雨開放,鋸齒般的葉子上永遠流動着生命的綠色。  

童年不識薺菜風情,只因它在我眼裏不過就是一種極普通的野菜,普通得就像原野上如茵的野草。大學期間,我讀了辛棄疾《鷓鴣天·陌上柔桑破嫩芽》中“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的詩句,才發現薺菜可謂是春天的使者,才感悟到薺菜不一般的內在風情,才發現這看似普通的精靈,居然曾牽動着古人的味蕾,併為之不惜筆墨、盡情吟詠。  

“薺菜花開雨未晴,章江煙柳正愁人。無錢可買東風醉,自寫唐詩過一春。”薺菜隨着春回大地而萌發,在南宋詩人鄭會的眼裏,儼然已與春天的煙雨融為一體,充滿了詩情畫意。古人愛薺菜,可謂愛之情切,各抒胸臆,在詩詞中吟詠不盡。至於古人味蕾上的薺菜之韻味,唐代高力士則以一首五絕道出了唐時巫州薺菜“兩京作斤賣,五溪無人採。夷夏雖有殊,氣味都不改”的情景。 

薺菜鮮嫩,滋味清香,是春天最早可食的野菜,被元末明初學者謝應芳視為“薺菜春盤”。宋代詩人晁説之特別喜歡吃薺菜餛飩,認為可以“薺荼論苦甘”的薺菜是人間美味,令“王孫舊肥羜,湯餅亦多慚”。南宋愛國詩人陸游對薺菜情有獨鍾,寫過多首與薺菜有關的詩詞,其中一首《食薺》傾訴了自己對薺菜的喜愛:“日日思歸飽蕨薇,春來薺美忽忘歸。傳誇真欲嫌荼苦,自笑何時得瓠肥。”他的另一首詩中敍述了“小著鹽醯助滋味,微加薑桂發精神”的薺菜涼拌之法。南宋豪放派詩人劉克莊退隱田園,早春時節看到原野上生長的新鮮薺菜,饞涎欲滴,“旋遣廚人挑薺菜”,以作席上之用。北宋大文豪蘇東坡也喜食薺菜,在與弟弟蘇轍的唱和中,道出了“時繞麥田求野薺,強為僧舍煮山羹”的愛薺心境。清中期畫壇“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亦是喜食薺菜之人,將春天的薺菜與美味的櫻桃媲美,認為這是春天最原始的味道,發出了“三春薺菜饒有味,九熟櫻桃最有名”的感嘆!元代詩人方回,不但喜食薺菜,還種植園中,並興致勃勃地以“雪挑霜煮春無盡,不似吾園薺菜花……”的詩句以記其事。 

“春風只在園西畔,薺菜花繁胡蝶亂。”“土融麥根動,薺菜連田肥。”春回大地,萬物復甦,一叢小小的薺菜,竟讓春天有了葳蕤的意象,令詩人有了抒情的空間,這也是薺菜的魅力所在吧!從那些鄉俗民風裏,從親切自然的鄉謠裏,我總會感受到一股來自鄉野上熟悉、清新的薺菜清香,滋味悠長。

責任編輯:車孟瑩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y3657.com. all rights reserved